分类
美食

墙外的向阳花

墙外一阵微风拂过,依墙而生的向阳花随风波动。它们如此渺小,不惹人注目只能生长在墙外,但它却是幸福的,因为它们爱阳光,点缀着一个家,风,请慢慢的吹,散开那清幽的香,香远方。

那一年,她五岁。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的日子,她的母亲无声无息的离开了人间,她跪在床前拼命的摇晃母亲的手,希望这不是真的只是平日母亲和自己逗笑一样的游戏。母亲再也没有醒来,那一刻她知道了心痛,眼泪像往日母亲和自己亲热时的笑容一样挂满了面目。父亲也失去了往日的风发,整日酗酒。也许是整日流泪,泪流干了回忆无可忆了,脸上写满了忧伤,大多的时候人们从她家门过时她只是静静的托起脸庞看太阳。一群调皮的小男孩常常路过她门口时做着鬼脸,嘴里说着傻子傻子。对了她的名字叫小花。人们说着孩子太不幸了,丧母,又变傻了,她独爱墙角的向阳花清幽的香小小的花如此独特,哪怕无人问津依然美丽。墙角的花开了,她就是快乐的,众人不解这个傻女孩的快乐。

那一年她十岁,家里张灯结彩一下子来了许多人,父亲也精神抖擞恢复了昔日的风发。小花从别人的议论中得知父亲要续弦了,她的心中说不出的苦痛,却没再脸上吐露,花儿只会点缀世界,哪能在意放在那里呢?众人走后她才看到,继母也带来了一个小弟弟,父亲确是很喜欢这两个新成员。日子是过出来的,只是这个继母不能惹,她是个辣椒,重庆的朝天椒。人们说小花的命太苦,学辍了,家庭的家务落到一个十岁的孩子身上,洗衣、做饭、做家务、喂牲口。同龄的公主在天堂,她却在地狱。有些老人暗中帮助小花,却招来继母无情的白眼,人们敢怒不敢言。父亲打工回来对于四邻的反映充耳不闻,他是软弱的人们知道了。天睡着了,天睡着了,大家知道。傻傻的小花穿着以前母亲买的旧衣服,泛白然后稀疏,支离破碎正如那颗曾经快乐的心。